拂·灯噔噔噔噔~……

这里是手写了文稿却懒于打文档+时不时就卡文der拂灯 (‵▽′)/——是条咸鱼(废!)√

只想和你在一起(下)

接(上)

六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まふまふ的妈妈很喜欢在阳台种一些花花草草,所以他们家的阳台是整栋公寓楼里最好看的一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每种花都有着自己的含义哦!”まふまふ的妈妈曾经跟まふまふ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,まふまふ的妈妈带回来了一盆深红色的蔷薇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深红蔷薇的花语 是只想和你在一起的意思!まふまふ有没有什么想在一起的人呢?”まふまふ的妈妈笑着摸了摸まふまふ的头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!一起去排练吧!”天月收拾好东西后  过来找まふまふ一起去排练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,等一下!”まふまふ终于回过神来,随手捡了些东西放进包里后就跟天月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刚从教室离开没多久,高二的下课铃就响了起来…… 

        “叮铃……叮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喔!高二下课了呢。”天月停在楼梯口前,看着楼上一群学长学姐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!天月!一起去排练室吧!”天月寻声望去,就看见歌词太郎从楼上“冲”下来,后面还跟着不紧不慢的そら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大家一起吧!”天月笑着回答道,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,等他后知后觉时,已经跟着歌词太郎走了不知道多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,一起走吧!看起来太郎他们似乎很着急的样子。”そらる嫌弃地对歌词太郎翻了个白眼后,对着不知所措的まふまふ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哦哦,嗯……一起吧,そらる桑。”まふまふ小小声的回答着,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哧,まふまふ还真的是很可爱呢!那我们就走吧!”そらる看着まふまふ脸红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,心里却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……

七、

 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,我们来救你了!”勇者和魔法使一同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!是父王派来的勇者和魔法使吗?谢谢你们来救我!”公主坐在地上,感激地望着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带着公主殿下离开,我先破……咳咳……”まふまふ的台词还没说完,突然就蹲下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,等他好不容易顺过气了,拿开手的时候,却赫然发现手中多了几片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深红蔷薇的花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“停!怎么回事?”社长在下面拿着扩音器对着台上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?怎么了?你没事吧?”そらる看见まふまふ的情况不对后,连忙蹲到他的身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?没事没事!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感觉状态不是很好。对不起……”まふまふ攥紧手中的花瓣,抱歉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社长!休息一会儿!まふまふ有点不舒服!”そらる朝台下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,全部人都休息一会儿!等一会儿再接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诶诶?可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别说话,先下去休息着先!”そらる皱眉打断まふまふ的话,将他扶下了台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!你怎么了?你最近没感冒啊!”天月发现不对后也赶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先别让他说话了。来!喝杯水润润喉,反正我和你对戏也对熟了。等下我去和“公主”对戏了,明天就是正式的演出了。你记得护着点嗓子,今天晚上不准吃辣!不准吃油炸的!不准弄垮身体!听见没?”そらる一脸严肃,仿佛在警告小朋友一样警告着まふまふ,而まふまふ就像个乖孩子一样低着头,时不时的就点一下头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先走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そらる放柔声音,在打算离开的时候,まふまふ突然拉住了他,刚想开口说什么时,突然又开始不受控制剧烈地咳嗽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“休息好了吗?准备要继续了喔!”社长跑上来通知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社长!まふまふ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!是我拖累了大家!”まふまふ放开そらる的手,捂着嘴跑了出去。在跑出去的瞬间,几片深红蔷薇的花瓣掉了下来……

八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紧急通道的楼道里,散落了一地的深红蔷薇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位少年坐在铺满了花瓣的地板上,痛苦地将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深红蔷薇的花瓣代表只想和你在一起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是等这出戏剧演完之后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你不是我的勇者,这场戏剧在落下帷幕之后,勇者就再也不是魔法使的勇者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现在真痛苦啊!也许明天或者后天就会死去的吧!反正,他……也不会喜欢我的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死去也挺好……

九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我校戏剧社为我们带来这么精彩的一出舞台剧,那么接下来我们将有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呼!终于演完了啊!来来来!今天谁都不准缺席,我们一起去唱K嗨起来吧!”社长在后台开心地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社长,我能不去吗?我现在不太舒服……”まふまふ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诶?没关系的,まふまふ坐着就好啦!大家好不容易这么齐,这可是我们戏剧社的老传统啊!”社长大喇喇的声音回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那好吧……”

  K歌房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喔呼!来来来!大家一起来干杯啊!庆祝一下我们圆满的演出!” 善于调动气氛的歌词太郎在不停地邀着大家干杯,天月已经跟不上大家伙的节奏了,瘫在沙发上看着他们在那里胡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同样跟不上节奏的还有まふまふ,虽然说他本来就不用参与到敬酒这个活动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喂喂喂,大家伙停一下啊!歌词太郎你别打断!让我宣布一件事!”そらる在干完杯子里的啤酒后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啧!そらる桑有喜欢的人了?”歌词太郎一手臂搭在そらる的肩膀调笑般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~”大家不约而同发出了八卦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啧!都些什么人啊你们。是,我是有喜欢的人了,而且我现在就要宣布!我喜欢的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对不起……咳,そらる前辈,打断你了,我去一趟洗手间,你们继续……咳咳……”まふまふ慌慌忙忙地离开,只留下众人一脸担忧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怎么了啊?似乎从昨天开始状态就不是很好。”一个社员问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太清楚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里……为什么……会有花瓣?”社团的妆娘盯着まふまふ刚刚坐着的地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家寻声望去,就看见刚才まふまふ坐着的地方散落着几片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昨天まふまふ跑走时留下的花瓣,也是深红蔷薇的花瓣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大家先玩着,我去看看まふまふ。”そらる说完就立马冲出了门……

 十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门口前的通道就开始散落着一地的深红蔷薇花瓣,令人心悸,只能掉头寻找着其他位置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!”そらる赶到洗手间的通道前,看见一地的花瓣,心里顿时一空……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好……好痛苦……”まふまふ整个人瘫坐在洗手间的地上,深红蔷薇的花瓣不断地从他嘴里咳出……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直至そらる喊的那声“まふまふ!”让他从痛苦中稍微清醒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行!不能让そらる发现自己是这幅模样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费力地从地上爬起,好不容易勉强撑住身子想在水台上洗一把脸,却又是一个忍不住咳出了花瓣……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!怎么样了?”そらる又喊了一声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糟了!他要进来了!まふまふ想着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会被そらる怀疑,情急之下,他强撑着身子想推开厕所的隔间躲进去,却突然被一只手拉住……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まふまふ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熟悉的声音……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そ……そらる!你怎么……咳咳!”まふまふ想挣脱出そらる的束缚,却不料被そらる拉进了怀里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在发什么疯!病成这样子了也不说一声!”そらる抱着他,强行压低了音量在他耳旁吼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まふまふ委屈地说着,突然间就毫无征兆的趴在そらる的肩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别哭啊,到底怎么了?告诉我好吗?”そらる终于放柔了声音问道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呜……そ……そらる,我……我大概是要死了……”まふまふ从そらる的怀里挣脱出来,哽咽地跟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哈?你在胡说着些什么啊!まふまふ,你听好了,我喜欢你!懂吗?恋人的那种喜欢!所以我不会允许你说出这种话!”没等まふまふ来得及开口,そらる直接就捧起他的脸吻了上去……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花瓣从两个人的嘴中不约而同的吐出,都是深红色的蔷薇花花瓣……

十一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天月……为什么,まふまふ会咳出花瓣……”そらる看着一地的深红蔷薇的花瓣,颤着声问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但是,我只知道,まふまふ他……喜欢你……”天月同样是颤着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后来那一晚,そらる蹲在图书馆里蹲到闭馆了才走。他终于查阅到,まふまふ是得了名为花吐症的病症,需要和所暗恋之人接吻吐出相同的花瓣才会痊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巧的是,此时的そらる也同样喜欢着まふま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决定在第二天的庆功宴上向まふまふ表白,顺便接个吻治好他的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,まふまふ会病得这么厉害……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幸好一切还来得及。

十二、

 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!吊了你们大家这么久的胃口,那我也该公布了!”そらる往后瞧了瞧藏在他身后的まふまふ,对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承认!我喜欢まふまふ!而且!”他将身后不好意思的まふまふ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对你们宣告关于まふまふ的所有权!他是我的!因为我是他男朋友。所以说,你们谁都不可以欺负我的小男朋友哦!谁要是不服的话,就来单挑我的黑带啊!”そらる举起まふまふ的手帅气地宣告了主权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喔!!!太棒了!そらる桑好帅!那我也要对我家小天月表白!”歌词太郎兴奋地在那里张牙舞爪,瘫在沙发上的月子听到后,立马感觉整个人都像要燃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噫!そらる桑的独占欲好强呢!”一名社员调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哇哦!今天是狗粮派送大会吗?话说そらる桑刚刚霸气宣告主权的样子,我可是录了像哦!已发送学校论坛呢√现在评论区全都可炸了呢!”又一名不怕死的社员挥了挥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们是想死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哇啊!そらる桑黑化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戏剧社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END——

番外:まふまふ:虽然说そらる桑是我的男朋友了呢,可他再也不是大魔法使的勇者了(日常中二的惆怅)

        そらる:没有哦!勇者现在不仅一辈子都是大魔法使的勇者,还兼恋人哦!(日常非常懂得顺毛摸)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まふまふ:\(≧w≦)/

以下是废话时间:

终于码完了啊啊啊啊,第一次的长篇ummm。。。。没什么好说的了,希望你们能够喜欢。

大家七夕快乐ヾ(✿゚▽゚)ノ

os:高一先下课然后高二再下课这个梗是来源于我们学校就是这么干der ummm。。。。。

评论(6)

热度(43)

  1. 氿昳今天也要努力咕咕咕!拂·灯噔噔噔噔~…… 转载了此文字